市委市人大市政协 开放广东 智能问答 市民网页 企业网页 ||EN 手机版 无障碍 更多服务

深化作风建设 优化营商环境 《问政珠海》第三期直指办事窗口停车难、公办幼儿园 入学难、房产过户难、企业办证难等问题展开问政

p2_b.jpg

《问政珠海》第三期摄制现场。

  6月5日晚,由市委、市政府主办、珠海传媒集团承办的大型电视问政节目《问政珠海》第三期在珠海广播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ZHTV-1)、珠海广播电视台综合广播(FM95.1频率)及观海APP同步播出。节目播出后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众多网友通过网络平台留言并纷纷点赞。

  本期主题为“深化作风建设,优化营商环境”。节目围绕“六稳”“六保”工作任务,聚焦“两个专项整治”,以“问政对象+问政代表”的对话方式,针对企业和群众关心的办事窗口停车难、公办幼儿园入学难、房产过户难、企业办证难等问题展开问政。16名相关单位负责人上场,就节目中反映出的问题接受问政。

  “公办幼儿园学位短缺,暴露出横琴在中小学建设上同样存在短板,你在这方面有哪些考虑?”“为房产过户问题跑了7回,这是不是说明我们在工作中存在不足?”“19年前旧厂房的‘开工违约’为什么要与新建厂房验收核地价手续捆绑在一起?”问政现场,一个个精彩犀利的问题接连抛出。问政代表们聚焦群众和企业的利益诉求,问作风、问服务、问效能、给建议。

  针对提出的问题,横琴新区、香洲区、市自然资源局等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将尽快整改,确保整改到位,同时对工作中暴露出的责任担当意识不强、主动性不够、监管不到位等问题举一反三,进一步转作风、提效能、促发展、树形象。

  一问:

  政务服务中心停车位为何一位难求?

  痛点:停车位紧缺,市民前来办事难停车

  暗访短片首先曝光了横琴综合服务中心停车难的问题。在早高峰时段,横琴综合服务中心路边已停满了车辆,有的占用斑马线,有的“挤”进小巷子,交警设立的禁停标识牌边也停满了车,一些街道路段机动车乱停乱放现象严重。而在附近的一个停车场,管理人员告诉记者,大部分车位9时左右就被工作人员停满了。

  横琴综合服务中心目前已进驻17个部门,设有106个办事窗口,审批事项698个,其中549个事项实现了“最多跑一次”。然而,停车难的问题使来横琴办事的群众感到十分不便。记者注意到,横琴综合服务中心没有设立停车场标识,也没有专人引导,不熟悉情况的人为了停车只能“团团转”。

  据了解,横琴镇现有的政府部门、企业、小区内部停车位以及三个停车场和路边规划的停车位共计1237个,其中只有不到100个车位可供办事群众使用。由于车位有限,有经验的群众只能选择两个人一起来,一个人办事、一个人负责看车,无形中增加了办事成本。

  在立体停车场,记者发现这里相比其他两个停车场还有很多可用的停车位,但是因为没有显著的标识和缺乏工作人员引导,第一次来办事的人很难发现这是停车场。

  记者发现,进出停车场的车辆分为收费的“临时车辆”和免费的“登记车辆”,停车场内大部分都是“登记车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想通过收费这种市场调节方式,提高停车位的使用率,但效果不佳。目前,办事群众首选的路边停车位并没有真正开始收费,仍有许多车辆长期占用有限的停车资源。

  问政现场:

  将门前停车位划为办事群众专用车位

  暗访短片的多个细节引起了问政代表和主持人的关注。“您每天是开车上下班吗?车停在哪里?在横琴办事停车难是不是一直如此?”面对主持人的连续发问,横琴新区商务局局长张戈表示,他每天开车上班,车停在停车场。“近年来,横琴的发展非常迅速,我们在打造‘互联网+’政务服务上做了很多工作,努力让信息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腿,但就目前来说,短片中的情况已存在一段时间。”张戈回应称。

  问政代表、市监委特约监察员、香洲区政协委员刘晓红随后向横琴新区综合执法局局长赵振武发问:“横琴新区在营商环境建设上的成果大家有目共睹,但停车难的问题使政府的努力打了折扣,从管理上应如何改进?是否有时间表?”

  赵振武回应称,红旗村是自然村,面积较小,横琴新区成立后大部分政府机关单位都集中在村内,使红旗村越发拥挤。原先红旗村只有542个停车位,存在很大的缺口。

  紧接着,大横琴城资公司总经理宋澜涛补充道,该公司自去年5月19日进场管理停车场等市政设施后,在解决停车难问题上做了三方面的努力,一是充分规划停车位挖掘潜力,二是引入智慧停车收费系统,三是布置停车引导人员。“我们计划在横琴综合服务中心门外划出办事群众专用停车位,预计1个月内可以完成。”宋澜涛表示。

  问政代表、省人大代表徐凌现场表示,越来越多的政务服务事项可以网上办了,但当前也不能忽视线下办业务的需求,停车难问题必须尽快解决。“目前我们是否已有解决这一难题的具体方案?”徐凌举牌发问。

  横琴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吴创伟坦言,红旗村的承载能力已经达到极限,需要优化规划,按照区域客观承载能力来调整城市功能和产业空间的布局,如将政务服务中心和行政管理部门搬至新开发区域。“全新的横琴政务服务大厅已经进入装修阶段,预计今年年底可以投入使用,可以有效分流办事群众。”吴创伟称。

  主持人现场向横琴新区管委会主任杨川发问——横琴在解决停车难特别是抓好“两个专项整治”方面,有哪些办法和措施?杨川表示,停车难这个问题暴露出横琴新区在营商环境上的许多不足与短板。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抓好短期见效的整改落实,用干部的不方便换办事群众的方便。

  “横琴新区作为国家级新区和国家级自贸区,多年来,致力打造国际化、市场化、法治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取得了较好的成绩,但仍有需要改进的地方。”杨川称,横琴将举一反三,及时进行服务流程的查缺补漏,把为人民服务放在最重要的位置来考虑,把营商环境做得更好。

  二问:

  教育为何成为横琴营商环境短板?

  痛点:公办幼儿园学位供不应求

  “横琴中心幼儿园可提供学位210个,但今年的报名人数却远远超过了1000人。”短片中,横琴中心幼儿园的招生情况暴露了横琴在基础教育方面的短板。

  据了解,横琴新区早在2017年就筹建包括幼儿园、小学和中学在内的子期学校,但是由于当时只考虑满足周边地区的需求,且学校的建设标准不够高,分别在2018年和2019年两次调整设计方案。工期不断延长,到现在也没有正式开工建设。“目前,公办幼儿园的学位数量可以满足横琴户籍人员、在横琴就业的港澳人员子女的需求,但是跨区儿童的就学需求难以满足。”横琴新区社会事务局局长朱自琴面对采访时表示。

  随着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越来越多青年人才选择到横琴就业、居住。据统计,2020年横琴新区户籍人口比2019年增长了20%,港澳籍人士在横琴购房的有7000多户,港澳居民在横琴就业的人数也在不断增加,对优质教育资源的需求不断加大。然而,横琴新区在基础教育方面还存在明显的短板弱项。记者了解到,目前,横琴新区的学校建设与发展要求仍有差距,如横琴保税、洪湾的一体化区域内,目前还没有一所公办的小学、中学和幼儿园,与一体化区域新城市中心的定位差距较大。另外,横琴新区高品质的教育资源不足,短期内难以打造高品质学校。

  问政现场:

  今年新增约500个学位,10余所学校将在三年内陆续投入使用

  看完短片后,主持人向朱自琴发问:“针对当前横琴中心幼儿园学位不足的问题,横琴新区有没有办法缓解?”

  朱自琴表示,横琴新区将采取以下三种方式解决,一是充分挖掘中心幼儿园潜力,新开设1个班级增加30个学位;二是借址办学,明年开办的子期幼儿园提前在横琴一中开设4个班级,可增加120多个学位;三是购买民办幼儿园的学位,可增加100多个学位。新增的500多个学位基本上可以满足横琴户籍居民、在横琴工作生活的港澳居民子女的需求。

  接着,问政代表、南方都市报珠海记者站高级记者朱鹏景提出疑问,横琴早在2017年就筹划建设子期学校,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子期学校的建设一再延期?

  对此,横琴新区规划国土局局长王淳解释说,为建设高品质学校,横琴新区引进中国首屈一指的办学机构——首都师范大学参与子期学校的规划建设。在此期间,首都师范大学对学校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原建设方案一再调整。经过反复打磨、考量,相较原方案,如今子期学校占地面积由4万多平方米增加至超10万平方米,办学规模由90个班增加至108个班,新增长度300米、400米两条跑道,办学设施、办学规模将得到较大提高。

  除当前面临的实际问题外,横琴新区未来的教育建设方向也引起了问政代表的关注。北理工珠海学院教授董平现场发问:“横琴新区在中小学建设上也有短板,如果不抓紧建设,可能过几年也将出现学位紧张的问题,横琴在规划建设上有哪些考虑?”

  朱自琴介绍说,根据规划,除现有的7所学校外,横琴新区还将建设22所学校,其中包括10所公办幼儿园、6所公办小学、1所公办中学等。这些学校将在三年内陆续投入使用,位于一体化区域的保税区幼儿园、保税区小学、十字门小学将于明年投入使用。

  三问:

  从法院拍得的房产为何无法过户?

  痛点:土地使用权性质不清,涉及多个利益主体

  暗访短片介绍,2018年1月,市民吕再军在司法拍卖淘宝网络平台以361万元的价格拍得胡湾路珠光花园E栋首层房产。吕再军拿到香洲区人民法院给出的裁定书后,立即到市不动产登记中心办理过户,却被告知他购买的房屋不能办理过户。

  登记中心《不动产权登记表》显示,香洲区胡湾路珠光花园E栋房地产于1997年8月首次登记,属国有出让性质。2010年10月,原市房地产登记中心发现该项房产原产权登记存在矛盾,函询原市国土资源局该项房产的土地使用权性质。同年12月,原市国土资源局函复原市房地产登记中心,该项房地产土地使用权性质为国有划拨。但是,由于该项房地产当时处于查封状态,原市房地产登记中心收到复函后,没有变更该项房产产权登记资料。法院在2018年拍卖该房地产时,按照1997年初始登记的土地出让性质进行评估并在网上组织了拍卖。

  原市国土资源局香洲分局一度认为,造成该问题的原因不在于他们不愿意主动解决。鉴于该项房地产已按土地出让性质进行了司法拍卖,为推动问题解决,原市国土资源局香洲分局向吕再军建议,由吕再军先交地价款,再办理相关手续。吕再军表示不能接受。

  地价款收不到,国土部门就无法办理相关手续,登记中心也就无法办理过户手续。在这期间,市自然资源局、市不动产登记中心与主持拍卖的香洲区人民法院多次沟通,但始终没能达成一致。

  2019年11月,市领导召集相关部门专题研究,认为该房产是按土地出让性质进行评估和拍卖的,拍卖价款中已包含了划拨转出让地价,应从拍卖款中支付地价款。此事终于得到解决。

  问政现场:

  作风不够扎实,需增强服务理念

  看完短片,主持人表示,吕再军拍得的房产无法过户,问题出在产权登记上。“短片中说,吕再军为了这件事往不动产登记中心跑了7次,这暴露出我们在工作中还存在哪些问题?”主持人向市不动产登记中心主任刘晨光发问。

  对此,刘晨光表示,市民是通过正规途径拍得房产的,过户流程中出现的各部门协商问题应由政府承担责任,而不应该让市民跑腿。尽管是依规办事,但部门间缺乏沟通协调,以致地价问题没有处理好。“我们的作风不够扎实,没有树立为老百姓服务的理念,应当让我们多跑腿,让我们来与其他部门沟通,这是我们需要检讨与改正的。”刘晨光说。

  刘晓红建议,政府应站在群众的角度来看问题,通过换位思考促进问题解决。主持人随即向市自然资源局香洲分局局长尹颖婷抛出问题:为什么你们要提出让吕再军先交地价?

  面对这一直指“痛点”的问题,尹颖婷回应,吕再军一事是历史遗留问题导致的,该局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做了大量的调查取证工作,也与其他部门进行了沟通,但效果不明显,反映出思想不够解放、作风不实、担当不够的问题。

  问政代表万晓丽随即向市自然资源局局长王朝晖连续发问:“从短片反映的情况来看,自然资源部门主动作为、主动担当是不够的,请问这件事情折射出我们在思想作风上还存在哪些问题?从市局的角度,将如何改进、防止以后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王朝晖回应,吕再军一事是一个警示案例,暴露出自然资源部门在服务理念、工作方法、机制效率上存在的欠缺。此事最终得以解决,是因为各相关部门坐到了一起联合会商,坚定了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决心,明确了为群众排忧解难的使命与责任。

  “人民群众的需求就是我们的努力方向,我们正在将相关登记信息和数据进行梳理整合,提高准确度,同时打通系统内的‘堵点’,强化担当作为、提供优质服务。”王朝晖说。

  四问:

  企业新建厂房为何“一证难求”?

  痛点:建厂房耗时三年半,办理手续花费两年多

  珠海乐星电子有限公司2000年入驻南屏科技工业园。短片介绍,乐星公司从2016年2月开始计划在原用地上扩建12000平方米的厂房,到2019年9月建成竣工,前后花了近三年半时间。其间,乐星公司频频遭遇“卡脖子”的难题,办理各类手续就花费了两年多时间,截至节目播出前仍未取得房地产权证。

  完成新厂房建设后,为办理房地产权证,乐星公司于2019年12月向市自然资源局香洲分局申请办理验收核地价手续,却被告知公司2001年建设厂房逾期31天,构成开工违约,需缴纳30万元的违约金,否则无法完成新建厂房验收核地价手续。乐星公司反复查阅相关资料,发现开工时间比合同约定延迟了一个月,竣工时间提前了一个月,而“开工延迟”是园区原因造成的。

  19年前的违约事件为何和新厂房办证产生联系?2020年4月16日,记者陪同乐星公司负责人前往市自然资源局香洲分局。该局工作人员表示,走完审批程序起码要三个月以上,而“开工违约”和验收核地价必须一起办理。乐星公司如同意预交“开工违约金”,可以马上办理相关手续。

  当天下午,记者和乐星公司负责人来到了南屏科技工业园管理委员会建设局,希望能开具相关证明材料。南屏科技工业园建设局工作人员查看了乐星公司提供的材料,认为可以初步判定是园区原因导致了开工违约。三天后,南屏科技工业园建设局回复称不能单独给乐星公司开具证明材料。据了解,像乐星公司这样的开竣工违约等历史遗留问题,在南屏科技园还有38件未得到处理。

  记者还了解到,乐星公司新厂房建设之路可以说是“一波三折”。在新厂房的规划设计阶段,由于原市规划局香洲分局、南屏科技园未提出建筑限高要求,乐星公司两改方案、两次申报,耗时一年多;在办理建筑工程规划许可时,由于相关会议未印发纪要,南屏科技园主动作为不够,前后花了9个月时间才与乐星公司签订了用地监管协议。在此期间,为支持乐星公司项目尽快落地,香洲规划分局在缺监管协议和用地批准书的情况下进行容缺资料审批,乐星公司新厂房得以开工建设。

  问政现场:

  相关单位坦言服务企业的意识不足、担当作为不够

  短片中多个细节引起问政代表、主持人的关注。“为什么19年前旧厂房的‘开工违约’与新建厂房验收核地价手续会捆绑在一起呢?能不能分开办?”面对主持人的发问,市自然资源局副局长罗敏回应,开竣工违约、验收核低价都是批后监管的内容,两步都完成才能办理房地产权证,并不能简单理解为捆绑关系。罗敏坦言:“这说明了我们的干部对群众的服务意识不够,对业务也不够精通,所以令老百姓产生误解。”

  吉林大学珠海学院教授刘云德的连续发问,直指制度设立、权责分工的“痛点”——晚一个月开工赔偿30万元,竣工时间提前了一个月为什么不奖励?就像一个人起跑时脚崴了,最后跑了第一名还要接受罚款?19年前的事情,在法律层面有没有诉讼期?刘云德还提出建议,先帮企业办理证房地产权证,履行政府部门的行政义务,开工违约的罚款问题再通过法律程序解决。

  除了乐星公司,省人大代表徐凌还关注到南屏科技工业园中存在开竣工违约问题的38家企业。她向南屏科技工业园管委会党组书记方文浩发问:“对这一批企业来说,资料难以查找、审批耗时较长,南屏科技工业园能不能想办法突破举证、审批难点?”方文浩现场回应,近期管委会已收集、整理了相关企业的违约情况,区政府召开专题会议研究该问题并征询各部门意见,目前形成了基本的处理办法和意见,从而减轻企业的负担。

  除了一些细节问题,问政代表、主持人集中火力,针对企业服务问题连续发问。朱鹏景抛出一个尖锐的问题,“审批建设规划时未提及限高、签订用地监管协议不见会议纪要不签,企业寻求相关证明材料时不予支持,短片中这些细节是不是说明管委会在服务企业时还存在一些不足,导致企业与园区难以互信?”

  南屏科技工业园管委会常务副主任黄文忠坦言,这反映出园区和企业沟通不足、工作效率不高的问题。“接下来,园区将举一反三,反省我们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和不足,密切和企业沟通联系,用优质服务来赢得企业在园区发展的信心。”

  黄文忠话音刚落,方文浩立即补充说:“乐星公司的经历暴露出两个问题,一是园区主动作为不够,二是工业企业不熟悉报建、建设等各环节流程。针对这一情况,目前园区正在研究、编制《建设项目审批流程分解表》,成立工作组,专班专人挂图作战,主动对接各职能部门,关注、指导企业从报建、建设到竣工全流程的跟踪服务。”

  今年以来,市委、市政府及时推出了“暖企十条”,助企业复工复产。政府部门该如何补足短板,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企业复工复产集中发力?

  针对主持人的问题,黄文忠表示:“在复工复产过程中我们对企业支持、服务力度还有欠缺,我们会通过这一事件总结经验,今后不断提高服务水平,助力园区转型升级。”市自然资源局香洲分局局长尹颖婷也表示,将在今后的工作中强化服务,替企业排忧解难。

  “我们应该从这些事件中吸取哪些教训,进一步加强干部的思想、作风建设,优化营商环境?”面对主持人的提问,市自然资源局局长王朝晖坦言,在精细化管理方面,自然资源部门离群众的要求仍有差距。干部队伍面对新问题时本领不足,解决复杂问题时办法不多、效果不好。“下一步,市自然资源局将着力排查在营商环境优化过程中各环节的堵点、痛点,通过重点工作周报、分析梳理典型案例等提高干部队伍素质,用实际效果来检验工作质量,也欢迎社会各界的监督。”

  香洲区区长刘齐英表示,香洲区将把“两个专项整治”作为筑牢干部思想阵地的重要抓手,通过树立亲商意识、突出效率优先、强化改革精神这三项举措,以零容忍态度对待僵、慢、乱的问题,真正把“两个专项整治”作为香洲区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保障。

  第二期节目曝光问题

  已基本整改到位

  当晚的节目首先通报了第二期《问政珠海》曝光问题的整改情况。

  2019年8月5日,电视问政节目《问政珠海》第二期播出。节目聚焦市民通过文明珠海“随手拍”平台曝光的公共自行车站点占用盲道、夜间施工扰民、个别道路改造效率低下等问题一问到底。节目播出后,市纪委监委迅速跟进,部署整改落实工作。珠海广播电视台“问政进行时”“党风政风热线”“廉政纵横”节目跟踪报道整改落实情况,全力做好电视问政“后半篇文章”。

  针对建设工程夜间施工噪声扰民的问题,高新区、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市住房城乡建设局、市生态环境局、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等5个单位联合开展了专项治理。去年8月以来,全市夜间施工投诉数量月均下降41%,夜间施工扰民问题得到有效遏制。

  针对公共自行车站点占压盲道的问题,市城建集团、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市公路局等3个单位全面排查、迅速整改。节目播出后半个月内,市内占压盲道的61个公共自行车站点和服务亭全部整改完毕。

  针对金湾区村道改造推进缓慢及泵站未及时投入使用的问题,小林片区三板村排河泵站已于2019年8月中旬投入使用;红旗镇广发村东街道路改造工程已于2019年10月中旬完成,村民出行更为便利;红旗镇针对个别工作人员消极应对媒体监督的问题,对相关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