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开果与衡山县白果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5-08-14 09:09:00

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珠中法民一终字第1024

上诉人(原审原告):唐开果,男,汉族,1967228日出生,住重庆荣昌县。

委托代理人:陈亮,广东华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衡山县白果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湖南省衡山县。

法定代表人:符洪峰。

委托代理人:赵琰,广东嘉骏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中建三局第一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安装分公司,住所地:珠海市香洲区。

法定代表人:李进红。

原审第三人:唐开彬,男,汉族,1975520日出生,住重庆市荣昌县。

委托代理人:周颖哲,广东江林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叶明铭,广东江林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上诉人唐开果、上诉人衡山县白果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白果公司”)因劳动争议纠纷一案,均不服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2012)珠香法民一初字第446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中建三局一公司珠海分公司为恒虹世纪广场的总包单位,工程于20101月开工,在实际施工过程中,中建三局安装分公司为发包单位,将该工程的BC栋地下室及塔楼给排水、电器、防害接地工程承包给白果公司,并签订了《恒虹世纪广场劳务分包合同》。白果公司将上述工程内容发包给唐开彬个人,于20107月正式开始施工,并于201168日与唐开彬补充签订了《个人承包协议书》,协议约定由唐开彬包工包料进行施工,包括工人工资等由唐开彬支付。唐开彬在承包工程后聘用了唐开果等人进行施工,施工期间部分工人的工资未能及时发放。唐开果、唐开彬认可唐开果共计收到工资18854元,包含结算的伙食费用。白果公司认为唐开果的所谓工资是给唐开彬发工人工资的余款,唐开彬与唐开果不拿工资而是共享工程利润的。

原审法院另查明,唐开果与唐开彬是堂兄弟关系。唐开果于201210月因工资问题申请仲裁,珠海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以唐开果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与白果公司、中建三局安装分公司存在劳动关系为由不予受理。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之一是唐开果是否与白果公司、中建三局安装分公司形成劳动关系。唐开果用于主张劳动关系的证据是《中建三局一公司安装公司管理系统的工作卡》和2010830日的《调拨单》,两份证据均证明唐开果在本案所涉工地出入,在白果公司、中建三局安装分公司均没有提供相关的考勤和工地出入记录的情况下,原审法院认定唐开果在本案所涉工地工作的事实。中建三局安装分公司将上述工地的给排水、电器等工程发包给具有房屋工程建筑资质的白果公司,白果公司承包工程后将工程转包给唐开彬,唐开果由唐开彬直接招聘,工资由唐开彬发放。承包单位将承包的工程非法转包给不具有用工主体资格的实际施工人的,实际施工人招用的劳动者请求确认其与具有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单位存在劳动关系的,不予支持。所以唐开果与唐开彬形成劳务关系,而主张与白果公司和中建三局安装分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没有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二是白果公司、中建三局安装分公司及唐开彬需要承担的法律责任问题。中建三局安装分公司将给排水、电器等工程发包给具有房屋工程建筑资质的白果公司没有违反法律规定,而白果公司承包工程后将工程转包给无施工资质的个人唐开彬不符合法律规定。劳动者依照《广东省工资支付条例》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三条直接主张非法转包的承包单位与实际施工人连带承担相应法律责任的,应予支持。唐开果要求实际施工人唐开彬与非法转包的承包人白果公司承担支付拖欠工资的连带责任,予以支持。中建三局安装分公司工程发包符合规定,唐开果要求其承担连带责任,缺乏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三是关于唐开果工资数额的问题。唐开果主张由唐开彬聘用,口头约定月工资5360元,并没有提供直接的证据证明,唐开果提供的《劳务工资支付情况表》是由唐开彬和唐开果制作,且并未实际按此标准发放过。所以,虽然唐开彬认可月工资标准为5360元,但基于双方的亲属关系及案件的利害关系,在唐开果没有其他充分证据证明的情况下,不予采信此标准。原审法院参照当年公布的广东省国有同行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的建筑业标准(2010年为29058元,2011年为38565元,2012年为42410元),确定唐开果20107月至20127月的劳动报酬共计29058/12×6 +38565+42410/12×7=77833.17元;唐开果自己提供的考勤显示20128月原告上班16天,计算工资为42410/12/21.75天×16=2599.84元。唐开果20107月至20128月的劳动报酬合计80433.01元,扣除唐开果已经领取的18854元,唐开彬还应支付给唐开果的劳动报酬61579.01元,白果公司对此支付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唐开彬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内向唐开果支付劳动报酬61579.01元;二、衡山县白果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对上述支付义务承担连带责任;三、驳回唐开果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或其它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或支付迟延履行金。本案受理费5元,由衡山县白果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负担。

上诉人唐开果不服原审判决,依法向本院提出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之第一项,改判白果公司和唐开彬连带向唐开果支付劳动报酬118719元;2.本案诉讼费由白果公司和唐开彬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判决未认定唐开果的月薪5360元不正确。唐开果月薪5360元是事实,唐开果实际已领取的18854元工资是按照月薪5360元的标准计算的。二、工资发放时白果公司在工资发放现场监督和监管,包括工资标准和工资数额都需要事先经过白果公司的审批和核准,这在白果公司与唐开彬签署的《个人承包协议书》中有明确约定,如果唐开果的月薪不是5360元,在最初发放工资时白果公司与唐开彬应均会提出异议,甚至会以三方就工资标准问题无法达成一致而直接解雇唐开果,而唐开果也不可能在白果公司工地连续工作了2年多而不就工资标准问题提出异议,据此,可推断三方就唐开果工资标准为月薪5360元是无争议的。三、在劳务出勤表和劳务工资支付情况表中,有部分是经过白果公司加盖公章的,表明白果公司对唐开果的该工资标准也是认可的。四、作为建筑工地的工人连续30天工作的工资包月5360元(含生活费在内)也是较为合情理的。广东省国有同行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的建筑行业标准仅是全省不同地区的综合平均水平,而珠海的实际工资水平和物价指数相对全省的平均水平是偏高的,因此,对唐开果采用该最低的平均水平不妥,对唐开果有失公平和公正。

上诉人白果公司亦不服原审判决,依法向本院提出上诉,请求:1.判令白果公司无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2. 判令依法驳回唐开果的全部诉讼请求;3.判令唐开果承担本案所有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一、唐开果与唐开彬是堂兄弟,是合伙关系,两人共同承包了涉案的恒虹世纪广场劳务,恒虹世纪广场劳务早已按合同结清,没有任何拖欠,唐开果也没有提出异议,唐开果现提出劳动报酬与事实不符,于法无据。二、本案所涉白果公司与唐开彬是劳务分包关系,唐开果与唐开彬是雇佣关系,唐开果应以雇佣关系另行起诉唐开彬,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依法应驳回唐开果的全部诉讼请求。三、一审判决以中建三局安装分公司管理系统的工作卡和调拨单认定唐开果与白果公司的关系证据不足。工作卡只能证明有工地的出入权,工程发包人、监理、材料主要供应商和其他很多人员都有工作卡。调拨单只能证明物资人员调拨关系不能证明劳动关系,还可以反证唐开果、唐开彬是合伙劳务分包关系。因此,白果公司无须支付任何工资给唐开果。四、唐开果与唐开彬是堂兄弟关系,唐开彬支付其他人工资单独不支付给自己的堂兄弟唐开果,与情理不符,只能证明唐开果与唐开彬是合伙关系,因而无须支付工资,因为承包已有利润。

针对白果公司的上诉,唐开果答辩称:一、唐开果与唐开彬虽然是堂兄弟关系,但这并不妨碍作为雇工的唐开果合法地向作为包工头的唐开彬追讨应得的劳动报酬。本案中无任何证据证明唐开果与唐开彬是合伙关系,事实上双方也不是合伙关系。二、唐开果与唐开彬存在劳务关系,但因白果公司将工程非法分包给唐开彬,根据《广东省工资支付条例》第三十三条等相关规定,唐开果的劳动报酬应由白果公司和唐开彬承担连带责任。三、唐开彬系非法承包的无用工主体资格的个人,所有劳动者工资来源均是事先经过白果公司审核批准后从白果公司处领取,在白果公司的监管下发放工资的,二者不论是作为劳动关系还是劳务关系,没有发放劳动报酬是事实,因此白果公司和唐开彬应连带承担支付唐开果劳动报酬的责任。

原审第三人唐开彬答辩称:一、原审判决所确定的工资数额正确,应当予以维持。二、唐开果与唐开彬之间是劳务关系,并不是白果公司所主张的合伙关系。三、白果公司在本案中的行为属于非法转包,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应当对支付唐开果的工资承担连带责任。

白果公司在二审期间没有出庭应诉,也没有提交答辩意见。

二审期间,各方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经审查,本院对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有以下两点:

一是白果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连带责任的问题。白果公司主张唐开果与唐开彬是合伙关系,主要是根据唐开果与唐开彬是堂兄弟关系、唐开彬支付其他工人的工资却唯独不向自己的堂兄弟唐开果支付工资的事实所作的推断,唐开果对此解释称长期未领取工资是因为其代唐开彬管理工地,工地收入远小于支出,只好先发放其他工人的工资,自己的工资后面再发,后因不想得罪唐开彬自己的工资就一直拖着未发。在白果公司未能提供其他任何直接的证据予以证明的情况下,本院对白果公司关于唐开果与唐开彬是合伙关系的主张不予采信。白果公司将工程非法转包给唐开彬,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九十四条、《广东省工资支付条例》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三条的规定,白果公司应对支付唐开果的工资承担连带责任。

二是关于唐开果工资数额的认定问题。唐开果和唐开彬之间并没有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唐开果主张和唐开彬口头约定月工资为5360元,但没有提供直接的证据予以证明。唐开果提供的《劳务工资支付情况表》系唐开彬和唐开果自己制作,表中显示唐开果应领取的金额为两次5360元、一次1000元、一次1500元、一次13449元(五次合计26669元),但唐开果主张在该工地工作期间仅于2011年过年前领了一次1000元、20126月领了一次1500元、20129月领了一次13449元以及领了一次食堂生活费2905元(四次合计18854元),由此可见唐开彬和唐开果之间从未实际按月5360元的标准发放过工资。唐开彬在原审期间认可月工资标准为5360元,但在二审期间又主张原审判决所确定的工资数额正确。因此,在唐开果未能提供其他充分证据证明的情况下,本院对唐开果主张的5360元的月工资标准不予采信。在唐开果未能为其主张的工资标准提供充分证据的情况下,原审法院参照当年公布的广东省国有同行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的建筑业标准计算唐开果的工资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上诉人唐开果和上诉人白果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唐开果与衡山县白果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各负担5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孟庆锋

         代理审判员    徐烽娟

          代理审判员    韦政敏

 

 

 

                           二O一三年十二月十六日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郭静微

 



版权所有:珠海市工程建设领域专项治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电话:0756-2136211 传真:0756-2136211
技术支持:珠海市信息化办公室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浏览本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