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伟林与彭从贵、珠海金苹果游乐有限公司追索劳动报酬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5-08-14 09:12:00

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1)珠中法民一终字第75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钟伟林,男,汉族,196571日出生,住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

委托代理人:高峰,广东诚迅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彭从贵,男,汉族,1966528日出生,住重庆市云阳县。

委托代理人:黄敏,男,汉族,196314日出生。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钟发仁,男,汉族,19631015日出生,住重庆市荣昌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珠海金苹果游乐有限公司,住所地:珠海市香洲区。

法定代表人:雪峰。

上诉人钟伟林因与被上诉人彭从贵、钟发仁、珠海金苹果游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苹果公司)追索劳动报酬纠纷一案,不服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2011)香民一初字第78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金苹果公司在珠海市香洲区淇澳岛上兴建“金苹果乐园”,其将写字楼装修工程发包给钟伟林承包,包工包料,定价为137500元。钟伟林通过钟发仁雇请彭从贵、彭从安、钟书元等人从2009年9月至同年11月在“金苹果乐园”从事砌墙、贴瓷砖等建筑装修工作。彭从安在钟发仁、钟伟林共领取劳动报酬9280元,彭从贵得220元、彭从安得6060元、钟书元得3000元。另外,刘林付在钟发仁、钟伟林共领取劳动报酬1100元。彭从贵等人向钟发仁、钟伟林、金苹果公司追讨未支付的劳动报酬未果,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钟发仁对彭从贵主张的劳动报酬数额不持异议,其认为是帮助钟伟林雇请彭从贵等人,其不是雇主。钟伟林的委托代理人何少江在本案第一次开庭时对彭从贵主张的劳动报酬数额不持异议,只是认为金苹果公司未结清工程款才导致拖欠彭从贵等人的工钱。由于钟伟林的委托代理人何少江在庭上的陈述与钟伟林的书面答辩意见明显不同,原审法院组成合议庭对该案进行第二次开庭审理,但钟伟林没有亲自出庭与彭从贵等人当庭核对工钱数额。金苹果公司当庭提供2张《收条》,证明钟伟林收到金苹果工程款合计25万元。

原审认为,本案各方当事人对钟伟林承包金苹果公司的“金苹果乐园”写字楼装修工程,彭从贵等人在“金苹果乐园”从事装修工作的案件事实没有异议。本案争议的问题是谁雇请彭从贵等人在“金苹果乐园”从事装修工作,即谁是雇主,以及尚欠彭从贵等人的劳动报酬的数额。对于钟发仁手写结算条只能证明其从钟伟林共领取的款项已全部支付给彭从贵等人;钟发仁手写的报价条,只能证明彭从贵完成的项目及价格。考虑到钟发仁否认与钟伟林之间有承包关系,其二者之间没有书面承包工程合同,结合钟发仁、金苹果公司的答辩陈述,认为彭从贵等人是由钟伟林雇请的,因此原审法院认定钟伟林雇请彭从贵等人从事“金苹果乐园”的装修工作,钟伟林应向彭从贵等人付清劳动报酬。至于尚欠彭从贵的劳动报酬数额,由于雇佣关系一般没有书面合同,只是以口头约定的形式,彭从贵等人难以提供书面证据证明其主张,考虑到钟发仁的答辩意见,以及钟伟林的委托代理人何少江的当庭陈述,而钟伟林在第二次开庭时没有亲自出庭,没有当庭与彭从贵等人核对劳动报酬的数额,原审法院对彭从贵提出钟伟林所欠其劳动报酬,予以采信,其要求钟伟林付清劳动报酬,予以支持,但应扣减已领220元,即尚欠劳动报酬5540元,其要求钟发仁、金苹果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原审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一百零六条、第一百零八条的规定,原审法院作出如下判决:钟伟林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5日内向彭从贵付清劳动报酬5540元。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受理费25元,由钟伟林负担,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原审法院缴纳。

上诉人钟伟林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请求:驳回彭从贵一审的诉讼请求。一、钟伟林已完全履行了支付义务。2009年10月30日,金苹果公司与钟伟林签订《合同书》,根据该合同书约定,钟伟林承接金苹果公司写字楼装修工程;在履行该合同的进程中,钟伟林找到钟发仁,将该合同项下的部分工程转交钟发仁承做,为此,钟发仁向钟伟林提供了承做项目的单价报价单,由钟发仁签名确认,并要求钟发仁自己与工作的工人核算工资报酬,与钟伟林无关。随后,钟发仁安排几个工人做工,2010年2月11日,钟伟林按钟发仁的报出的单价结算了相应的工程量的价款,共计人民币10300元,该款已由钟发仁收取。因此,钟伟林已全部支付完相应的由钟发仁承办的工程费用的工程款,至于钟发仁是否已将上述款项支付给其找来雇用的实际工作的工人,与钟伟林无关。钟伟林与彭从贵之间不存在雇用关系。根据彭从贵在其诉状中表述及提交的证据表明,钟伟林与彭从贵等人之间不存在雇用关系,彭从贵等人均是由钟发仁直接找来雇用的。为此,彭从贵要求钟伟林向其支付工资报酬,即没有法律依据,也无事实依据。三、彭从贵单方提出的其承做的装修工程项目未经钟发仁及钟伟林的认可,对钟伟林没有约束力。彭从贵在诉讼中向法院提交的有关《淇澳岛金苹果游乐园装修工程如下》表,是彭从贵等人单方制作的,不仅未经彭从贵等人的雇用人钟发仁的确认,更没有钟伟林的确认,钟伟林也根本不知情;彭从贵等人以其单方制作的所谓的装修工程表向钟伟林索要钱财,无异于趁火打劫。综上,钟伟林与彭从贵之间没有直接的雇佣关系,没有向彭从贵支付劳动报酬的义务。钟伟林与钟发仁已完全结清其所承做项目的全部工程款,故彭从贵直接向钟伟林主张权利,实属诉讼对象错误,法院应依法驳回彭从贵对钟伟林的诉讼及请求。

被上诉人彭从贵答辩称:一、一审判决对本案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恳请二审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钟伟林没有完成支付义务,应继续履行支付义务。直到完成为止,彭从贵的劳动报酬总计为5760元,已支付220元,还应支付5540元。三、钟伟林与彭从贵之间存在着直接的雇佣关系。钟伟林承包了金苹果公司写字楼装修工程后,钟发仁替钟伟林找工人干活,钟发仁和钟伟林没有书面合同约定,就算有合同约定钟发仁也没有用工的主体资格,本案的用工主体资格是钟伟林和金苹果公司,而不应该是钟发仁,分包建设的发包人违法分包、转包或者违法允许他人以本企业名义承揽工程发生拖欠工资的,由分包建设工程的发包人垫付劳动者工资。四、钟伟林的上诉状自相矛盾,不能自圆其说。钟伟林的诉词的第一条明确承认了钟发仁的项目单价报表,继而在第二条和第三条又否认这份单价报价单。彭从贵在施工前已和钟伟林谈好项目单价并要求写一份书面协议为凭,但钟伟林说“口说为凭,不必要写书面协议、保证工程完毕付清工资”。彭从贵与钟伟林属管理和被管理的关系,属隶属关系,钟伟林故意推脱责任的做法与法相悖。恳请二审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钟发仁答辩称,钟发仁当时和钟伟林认识也就几个月,他说有事,让钟发仁介绍工人去做,单价都是他和工人商谈的,双方谈好后工人才去做工的,钟发仁只是介绍人,钟伟林应该给工人支付报酬。

被上诉人金苹果公司未发表答辩意见。

各方当事人均没有提交新的证据,本院对一审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钟伟林通过银行转账直接给了彭从安5000元。

本院认为,彭从贵等人在钟伟林承包的金苹果公司名下“金苹果乐园”写字楼装修工程工地上干活,各方当事人对此均无异议。钟伟林主张将部分工程分包给钟发仁来做,但钟伟林并没有提交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钟发仁亦否认与钟伟林之间有承包关系,本院对于钟伟林该主张不予支持。况且钟伟林还通过银行转账直接给了彭从安5000元,进一步印证了彭从贵等人是直接为钟伟林雇佣干活并有权从钟伟林手中直接领取相应报酬的,一审认定彭从贵等人为钟伟林所雇佣正确,本院予以确认。钟伟林上诉主张彭从贵等人为钟发仁所雇佣,理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彭从贵等人提交的有关《淇澳岛金苹果游乐园装修工程如下》表,虽是单方制作的,未经钟伟林确认,但考虑到双方没有书面的合同,没有相应工程款及报酬书面的约定,而钟发仁则当庭对此予以了确认,结合钟伟林的委托代理人曾对彭从贵等人主张的所欠报酬数额当庭表示没有异议,钟伟林一、二审时均未亲自出庭与彭从贵等人当庭核对劳动报酬的数额等情形,原审对彭从贵提出的钟伟林所欠报酬的数额予以采信并无不妥,本院予以维持,钟伟林关于此节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钟伟林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孟庆锋

                      代理审判员  徐烽娟

                  代理审判员   

 

 

 

                  二O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郭普东

 



版权所有:珠海市工程建设领域专项治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电话:0756-2136211 传真:0756-2136211
技术支持:珠海市信息化办公室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浏览本网站